登录 | 注册 | 嘉年华首页 | 

淮安数字科技馆

科普之星 > 马斯克提出超级高铁概念5年了!它越来越接近现实

  • 马斯克提出超级高铁概念5年了!它越来越接近现实
    转贴到: 分享到中国数字科技馆微博 我来说两句(0| 复制链接| 打印|
            内容摘要: 据Engadget报道,自伊隆·马斯克(ElonMusk)首次在白皮书上提出所谓的“超级高铁”(Hyperloop)概念,五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成千上万的人和数以亿计美元的资金投入了这项工作,这一切都是为了让马斯克的未来梦想成为现实。尽管在5年来还没有实现这个狂热的梦想,但创新的步伐明显加快,2018年已经出现几项关于其未来的重大声明。 有几家公司正在竞相成为第一个建立完全可运...

      据Engadget报道,自伊隆·马斯克(Elon Musk)首次在白皮书上提出所谓的“超级高铁”(Hyperloop)概念,五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成千上万的人和数以亿计美元的资金投入了这项工作,这一切都是为了让马斯克的未来梦想成为现实。尽管在5年来还没有实现这个狂热的梦想,但创新的步伐明显加快,2018年已经出现几项关于其未来的重大声明。

      有几家公司正在竞相成为第一个建立完全可运作的超级高铁的公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也是在相对较短周期中取得最大成就的,就是Virgin Hyperloop One。它最大的成就在于利用筹集到的3亿美元资金来建造DevLoop,即500米长的测试环境。DevLoop位于内华达沙漠中,那里也正成为该公司磁悬浮-泵技术和乘客舱设计的试验场。

      由于DevLoop只是500米长的管道,该公司的测试乘客舱只能在刹车启动前高速运行几秒钟。尽管如此,XP-1测试舱的速度已经达到每小时386公里,预示着这种技术拥有光明的未来前景。Hyperloop One最初计划将管道扩展得更长,但该计划似乎已经搁置。相反,该公司将建造更长的测试管道,最终它将成为第一套完整系统的一部分。

      在美国,Hyperloop One正寻求将东北地区的主要大都市联系起来,包括芝加哥、俄亥俄州的哥伦布以及匹兹堡。在西北地区,从怀俄明州的夏延(Cheyenne)通过丹佛,再到科罗拉多的普韦布洛(Pueblo),一条超级高铁路线也正在被人们所关注。在中部地区,通过哥伦比亚连接密苏里州堪萨斯城和圣路易斯的路线正在被考虑,连接达拉斯、拉雷多、奥斯汀和休斯顿的路线也在探讨之中。

      然而,世界上第一条超级高铁很有可能会在美国以外的地方建造,而印度则宣称自己正走在前列。今年早些时候,Virgin Hyperloop One与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签署了一项协议,以调查在浦那和孟买之间建造线路是否可行。然而,与其他许多公司不同的是,该协议还包括承诺至少在这条线路上建设测试轨道。这意味着,在2021年之前,可能会有很短的超级高铁开始运营。

      与此同时,Virgin Hyperloop One与迪拜道路和运输管理局合作,展示了乘客舱的概念设计。这一设计并不一定是这个富有酋长国的“最终设计”,每个乘客舱可以容纳19名乘客。5人可以坐在黄金级别的座位上,而另外14人则坐在白银级别座位上,尽管大多数人的旅程预计将在20分钟左右完成,但真的需要这种不同程度的舒适度吗?

      超级高铁领域的另一个巨头是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HTT),这是一家利用志愿者劳动的众包企业。科学家、工程师、经济学家和政府工作人员为这家公司免费工作以换取股票期权,以期HTT成功后获得回报。HTT的开始很缓慢,但现在已经与许多地方政府达成合作。

      今年2月份,HTT与俄亥俄州和伊利诺斯州的官员签署了一项协议,以寻找连接克利夫兰和芝加哥的途径。这项研究的名称是“大湖超级高铁”(Great Lakes Hyperloop),将于2018年底完成。届时,筹集资金建造真正的超级高铁行动将开始。HTT还将其意向集中在韩国、印尼和捷克共和国。

      除了各种各样的调查和提议外,HTT还实现了其他几个里程碑。在2017年初,法国图卢兹市在新的创新园里为该公司准备了3000平方米的空间。HTT似乎至少现在不必支付使用这个空间的费用,尽管交易的细节并未公开。2017年3月份,HTT宣布将建造首个乘客舱,预计将于2018年初完工。实际建设由Carbures SA公司负责,该公司为航空航天工业建造各种设备。吊舱本身长30米,直径2.7米,重达20吨,能容纳40名乘客。HTT表示,该吊舱的最高时速为1223公里,这是超级高铁的理论速度上限。

      HTT的乘客舱将使用感应轨道(Inductrack),一种最初由美国政府开发的悬浮系统。感应轨道是由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设计的一种被动排斥力,使磁悬浮系统更便宜。这些原理很简单:一个被磁化的物体可以对其他金属块再次发出脉冲。因此,除了在轨道上的超级冷却、耗电的电磁铁外,电感技术只存在于乘客舱上。

      当然,HTT也出现了许多失误,该公司使用自愿的、没有报酬的劳动力,这引发了人们对它是否是个正常运转的企业产生质疑。例如,在2016年年底,曾有媒体透露,HTT已经筹集了超过1亿美元资金,但其技术并不是真的。此外,HTT只投入了3180万美元现金投资,而用700万美元用于“实物和土地价值投资”。

      在这个数字中,2600万美元用于支付“工时和服务”费用,而获得土地使用权则花了2200万美元。这或许是个巨大的成就,说服人们和政府为在崭新行业中前进的小公司贡献价值。但与此同时,在整个过程中,也有些不诚实的气氛挥之不去。

      后来有消息说,覆盖HTT乘客舱的碳纤维复合材料将被称为Vibranium,这个名字与漫威漫画中“黑豹”和美国队长使用的虚构金属同名。现在,HTT已经成功地在美国注册了这个商标,包括Vibranium和Vibranium Skin。但我们可以想象,如果它被当作卖点,那么迪斯尼富有的律师们可能会站出来。

      马斯克对待超级高铁的态度,从来都不是为了把这个想法推向世界,然后自己退出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忙于将SpaceX和特斯拉的概念变成现实。然而,SpaceX将继续作为中立的仲裁者。该公司拥有自己的超级高铁测试管道,并被用于学生设计乘客舱竞赛。然而,马斯克的立场去年开始改变,他在推特上说,他已经寻求在华盛顿特区和纽约建立超级高铁线路的许可。

      这位亿万富翁从未透露过谁将负责该项目的建设,尽管可以推测将由Hyperloop One承担。毕竟,这家公司是由他的朋友创立的,员工都是前SpaceX成员。另外,它还有几年的先发优势。不过,这项工作实际上是由马斯克的第三家企业、专门从事隧道建设的公司Boring Company承担。

      马斯克之所以创办了这家公司,目的是改造道路,他认为汽车需要在隧道里行驶以避免交通堵塞。他创造了“闭路”这个名字来描述一种场景:车辆被磁悬浮雪橇载着通过地铁区域。这些雪橇被称为“冰鞋”,时速可达240公里,目的是消除像马斯克所在城市洛杉矶的拥堵。

      至于马斯克自己的超级高铁,该公司目前正与联邦和州政府官员合作,研究从华盛顿特区到巴尔的摩然后再扩展到纽约的线路。华盛顿特区本身和马里兰州已经允许进行勘探挖掘。在华盛顿特区,该公司获准在纽约大道53号下面开挖隧道。而在巴尔的摩,马斯克可以在巴尔的摩-华盛顿公园大道的国有部分下挖出17公里长的隧道。

      当时,有人指出,马斯克的重新参与对其他超级高铁创业公司构成了生死存亡般的威胁。毕竟,马斯克在金融、政治和技术领域都有巨大影响力,可以干扰其他进入这个领域的人。更不用说SpaceX公司保留有超级高铁的名称,并可以迫使竞争对手停止使用该品牌。

      与上述超级高铁初创企业不同,Arrivo公司并没有提议把人们放进真空管里,并以高速将他们送至全国各地。它甚至没有提议建立连接不同城市的线路网络,尽管这将极大地减少短途航空旅行的需求。相反,Arrivo的计划是在正常压力下使用管道,再加上磁悬浮雪橇,将汽车和卡车从城市的一端运送到另一端。

      Arrivo的想法是将最初的超级高铁概念与马斯克减少洛杉矶交通拥堵的计划相结合,尽管实施的方式有所不同。这些管道将位于高速公路的中间地带,车辆进出于指定的入口和出口。但汽车进入后,它们会搭载悬浮的雪橇,时速可达320公里。乘客舱也可以使用这个系统从A点到B点。将来,乘客舱本身将是自动驾驶出租车。

      现在,Arrivo已经与科罗拉多交通部门签署了一项协议,以探索解决丹佛拥堵问题的方法。通过使用管道从一端到另一端,汽车可以避免堵塞“城市的动脉”。如果实施这个方案,目前机场和市区、或博尔德与丹佛市区之间的旅行时间最多将减少50分钟。

      Arrivo之所以值得关注,不仅是因为它正在开发的系统,还因为正在开发它的人们。布罗根·巴姆布罗根(Brogan BamBrogan,Hyperloop One联合创始人、前首席技术官)、大卫·彭德加斯特(David Pendergast,Hyperloop One总法律顾问助理)、威廉·穆尔霍兰(William Mulholland,Hyperloop One财务副总裁)以及纳特·索尔(Knut Sauer,Hyperloop One副总裁)都是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其中,巴姆布罗根于2016年7月离开公司,在超级高铁行业引发了轩然大波。后来,他被自己帮助创建的公司指控存在骚扰和财务管理不善行为。一场与法律委员会的争吵最终以一种所谓的死亡威胁告终,公司联合创始人施欧文·彼西弗(Shervin Pishevar)在巴姆布罗根的椅子背上垂下了一根打结的绳子。诉讼和反诉紧随其后,Hyperloop One声称巴姆布罗根和他的同伙“试图发动政变”。到那一年的11月份,各种敌对行动已经解决,巴姆布罗根等人可以自由地建立他们自己的超级高铁系统。

      Arrivo计划在今年的某个时候开始在科罗拉多州Commerce City建设测试轨道。这条800米长的轨道将耗资1500万美元,并将被用于识别制造磁力雪橇最快、最便宜的方法。但是目前,关于如何有效实施Arrivo的计划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澄清。例如,大多数地铁运输系统(比如伦敦地铁),都有火车在隧道中挤压空气的问题。

      如何在不产生真空或使管道变得更大的情况下,减少所有空气放大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城市是否应该采用新的交通模式,花大力气来补贴碳密集型汽车旅行,而不是把钱花在公共交通上。另外,如果Arrivo的系统非常受欢迎,它是否会成为“能力危机”的受害者,结果会发生什么?

      除了这些主要玩家之外,还有其他一些人和团体在开发自己的超级高铁,从加拿大的TransPod到所有的学术设计团队。所有这些都在寻求解决高速运输之间存在的技术和经济问题。当然,在那些不守信用的立法者和抗议路线修建的愤怒当地人之中,没有人能保证这样的体系将会实现。但考虑到这一切都是在短短5年内出现的,依然令人感到振奋。

      真空管系统并不是什么新东西,我们早在一个世纪前就有了这类系统的可操作版本。但由于各种各样的技术、政治和经济原因,这些尝试在未成为主流前就失败了。Hyperloop One正在建造测试轨道,至少证明了现代工程可以做到英国工程师伊桑巴德·金德姆·布鲁内尔(Isambard Kingdom Brunel)在1848年难以做到的事情。然而,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要困难得多:激发足够多的公众意愿,让他们看到这些系统的建立和运行,并搞清楚这些系统的成本应该由谁来承担。 (小小)

    查看(441) 评论(0)

[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