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嘉年华首页 | 

淮安数字科技馆

  • 详情
  • 65000年前生活于澳大利亚的现代人类

    65000年前生活于澳大利亚的现代人类(澳大利亚Madjedbebe岩厦遗址)
     
    (中国化石网报道)据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克里斯·克拉克森):现代人类何时走出非洲并扩散到亚洲、澳洲和太平洋等地这一问题困扰了几代考古学家,由于众多原因该问题一直很难解决。首先,遗传分析表明,人类走出非洲可能发生在60,000-80,000年前,这一测年远远超出了放射性碳测年的范围。因此,要确定这个时期遗址的时间,必须寻求其它测年技术。其次,许多古代人种如丹尼索瓦人、弗洛瑞斯人、尼安德特人,甚至直立人可能居住在亚洲的不同地区。因此确定特定遗址由哪些特定人种建立的极其困难。第三,现代人类到达东南亚岛屿、更新世时期萨胡尔陆地(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和众多美拉尼西亚岛屿的所走的路线现在已被冰后期海平面上升所淹没。因此,许多早期迁移时期的遗址肯定被淹没于水下。最后,这一时期的遗址一般不会有骨骼遗骸保存,因此石器工具和其他物品的生产者仍是神秘莫测。

    澳洲是认识现代人类分布极其宝贵的地区,其原因众多。 首先,这个地区从来没有古老的人类居住,因此最古老的活动遗迹确属于第一批到达的现代人,这里是他们走出非洲漫长旅程的终点。其次,要到达澳洲和新几内亚,至少需要穿越65公里的大洋通道,这就需要有能够载人和充足的物资的远洋船只。第三,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干燥的大陆,拥有独特的动植物群,需要人类明显的适应和改变来开发新资源,采取新的居住和生存策略。 最后,遗传分析表明澳大利亚土著居民自从第一次到达此处以来就一直处于孤立状态,因此,这个大陆的文化和技术变化一定是独立于其他地方而发生的。

    我们的研究目的是确定现代人最早什么时候达到澳洲,我们返回到Madjedbebe岩厦遗址(以前称为Malakunanja II),并利用合适的测年技术进行最先进的发掘工作,这些技术可以突破放射性碳测年的局限。我们的团队由岩石学专家、释光测年专家、地质考古学家、使用痕和残留物专家、放射性碳测年专家、人类生态学家、生物考古学家、动物考古学家、软体动物学家、地貌学家和古气候专家组成。

    2012年和2015年,我们在两个漫长的季度发掘深度达3.5米。这个结果具有全球意义,因为这完全改变了我们对于最早人类到达澳洲及其广大区域的时间和性质的认识。 我们的研究结果加强了我们对现代人最初走出非洲并经亚洲到达太平洋边缘地带的科学认识。对发掘材料的研究包含了三大方面。第一,进行了该地区有史以来最全面的释光和放射性碳联合测年项目,由54个样品中的24800粒砂和50个AMS放射性碳样本进行年代测定。人类活动的新基准年代确定在65000 +/-5000年,将现代人到达该地的年代前推了至少15000年。其次,对遗址结构进行了综合研究,包括对石质工具进行拼合,对燃烧遗迹和相关的炉灶遗迹进行评估,对体量大的沉积物块进行薄片分析,以确定过去活动面和随后的干扰状况。多管齐下的研究显示该遗址没有受到严重的扰动,活动遗迹也没有受到后沉积过程的重大影响。第三,对遗址重大发现的研究表明,第一批进入该地区的现代人使用了当时技术相当复杂的石器,且进行了艺术活动,之前还从未有类似发现。该遗址出土了世界上已知最古老的石斧,并且在该地区首次使用磨石研磨种子,也是该地区进行颜料加工和添加反射云母以制造反射涂料最古老的例子。

    在与当地Mirarr土著传统业主合作下,此研究于2017年7月在Nature发表,受到全球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报道。它展示了现代人类到达澳洲的久远,并扩展了我们对早期人类技术能力的认识,例如跨越海洋的能力以及在澳洲独特环境中能使人群生存的行为弹性。

    个人简介:

    克里斯·克拉克森教授,布里斯班昆士兰大学考古学家。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师从澳大利亚史前史和石器研究专家Peter Hiscock教授。在剑桥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时他开始研究现代人类走出非洲及现代人类的分布。此后,他回到了澳大利亚开始长期关注澳大利亚殖民和早期现代人的行为。他在澳大利亚北部进行了二十年的田野项目,现在正与Kakadu、Mirarr和Manilikarr的土著传统业主密切合作。克拉克森教授是澳大利亚地区、南亚和东南亚考古学专家,实验考古和石器工具研究专家。